「白鹤溺海」我要不饿死算了-04

第三轮正式开始,1号率先提问:“请说出婴儿奶粉的冲泡方法。”

2号一下就懵了,她还没结婚,自然也没有小孩,哪里知道婴儿奶粉该怎么泡,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先加奶粉,在加水,然后摇一摇?”

1号明显有备而来,懂得分析台上留下对手的具体情况来提问,在场的除了没生过娃的小孩就是白发苍苍的垂暮老人,谁会知道婴儿奶粉该怎么泡呢?

果不其然,2号回答错误,第一个就被淘汰了,俞嗨嗨在心里为她默哀,只能寄希望于前面的大哥了。

“首先,水要选择白开水,不要选择纯净水或者矿泉水,先放水,水温40℃左右,放完水以后再放奶。加奶粉的量要按照比例加,每次奶粉不要过多,防止奶粉浓度发生变化。奶粉放入水中要用手捏住奶瓶,向一个方向轻轻晃动,晃动的过程中注意不要产生大量的气泡,否则宝宝喝完奶以后会出现打嗝、胀气的情况。冲调好的奶粉尽量在半小时内给孩子吃完,如果超过半小时就不能再给宝宝喝了,防止奶发生变质。”

地中海大哥简直刷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他不仅答出了如何冲泡奶粉,还回答的堪比百度百科。

“想当年我媳妇生我家大宝的时候, 奶粉可都是我泡的。”大哥拍着胸脯十分骄傲,底下观众也纷纷为其鼓掌。

“大哥好男人!”俞嗨嗨由衷赞叹道。

但是很快她就后悔了,因为大哥给她出了一道“文成公主在哪个季节入藩,为什么?”

属于很标准的文科地理题问答模式。

“您是哪个高中的老师吗?”俞嗨嗨没忍住反问了大哥一个问题,主持人赶忙咳嗽暗示还不到她问问题的时间。

“呃,我记得我之前看过一个纪录片,里面好像说过这个,但是我也不太确定,文成公主是冬天入藩,因为冬天河流结冰,和亲的队伍可以走在冰上,节省时间和路途。”

只见大哥赞许的点点头,鼓起了掌,俞嗨嗨长出一口气,她要是折在这题,那开学简直没脸见人了。

接下去到俞嗨嗨出题的时间了,虽然她很不想投机,但为了拿到奖金也不得不学习了1号的出题策略。

“请说出知识竞赛的英文单词。”

老大爷就吃亏在了没学过英语,不过他倒也没有生气,自己安安静静就下台了,看着老大爷拄着拐仗颤颤巍巍的背影,俞嗨嗨真想揍自己一拳。

“quiz知识竞赛。”张鹤予清冷的声音将俞嗨嗨拉回到现实中,“请说明牛顿第一定律。”

1号早已放下书本好多年,你问他被苹果砸到的人是谁他能想起个牛顿,但让他说明牛顿第一定律就像让2号说出怎么泡奶粉一样属于超纲的知识范畴。

一轮过后,场上只剩下了三个人。

地中海大哥又抛出了一道高中化学题,不是特别难,但是比较考验基础,俞嗨嗨一顿苦想终于在时间截止之前想起了正确答案。

不出所料张鹤予答对了俞嗨嗨的第二次出题,出题权回到了他这边,这一次,他意识到3号对高中各门学科知识的掌握程度绝对比他们两个小孩要高得多,不能再跟他死磕书本里的知识了。

“请说明什么是匿名FTP。”

如果他是个保守的中年知识分子,那他大概率回答不出这个最基础的网络知识。

果然,大哥摸了摸自己光亮的头顶,笑着说:“打不过你们这两个小鬼头。”

现在压力来到了俞嗨嗨这边。

她对网络知识的认知还停留在最简单的主机、CPU、路由器阶段,这个什么匿名ETP听都没听说过。

“匿名就是……不需要识别?可以匿名访问?”

秉持着不知道答案也要蒙一个答案写上的高考精神,她试探着说了一个答案。

张鹤予看向她的眼神极其复杂。

“答对了,你出题吧。”

观众席上,关知了震惊的半天合不上嘴,“我去,这也行,他不会是给嗨嗨放水了吧?”

“他没有放水,正确答案就是这个。”张鹤予把百度出来的结果给她看。

看完之后,关知了不住的点头,“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她能考年级前十了。”

再次拿到出题权,俞嗨嗨也放弃了提问高中知识,而转向生活常识类。

“请问一片云的重量大概是多少?”

“500吨。”

她没想到张鹤予的知识储备这么厉害,连这么冷僻的知识都记得,正在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的题太过简单时,张鹤予突然上前一步捧住了她的脸。

他的手掌干燥有力,俞嗨嗨被牢牢掌握其中,不能动弹,两个人的脸靠得那么近,近的能轻易数清他眼睛上长长的睫毛。

“请问主持人今天的领带是什么颜色的?”

俞嗨嗨一口气没顺下来差点憋死,感情你大庭广众之下对我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就是为了突击问我一个即时记忆题并防止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看到答案?

“主持人我要举报!他这是耍流氓!”

听声音就知道是关知了冲了过来,要不是保安和陈执拦着她一定已经冲上来拉开张鹤予了。

主持人看看暧昧不清的台上又看看一片混乱的台下,实在为难,正在他犹豫要不要先把领带解下藏到某个地方的时候,俞嗨嗨说了一句话。

“我认输了。”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还在心无城府的满心欢喜,还在不知死活的欢呼雀跃。

简直愚蠢至极。

张鹤予将手抽回的一瞬,积攒在她眼眶中的泪珠砸落。

但她随即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举动,她主动吻上了张鹤予,不是那种蜻蜓点水的吻,是如夏季骤来的暴雨般猛烈的吻。

导播一时忘了切镜头,俞嗨嗨搂着张鹤予亲了多久,电视画面就播了多久……

“嘶——”

良久,俞嗨嗨才推开了张鹤予,看着他被自己咬的破皮流血的嘴唇解气的笑了。

然而,发疯强吻一时爽,一起合影尬死人。

没有人告诉过她一二三名还需要一起和主办方老总合影之后才能领取奖品。

“小姑娘……”当寰之旅游的老总陈望山——一个和和气气的胖老头,把十张海底捞优惠券放在她手上的时候,表情十分微妙,几次欲言又止。

晚上十一点,夜市积蓄了前半夜的热闹,像一个鼓胀到极限的气球,人们在这里说出白日里无法宣之于口的那些隐秘。

但也有人选择守口如瓶,独自承受煎熬。

“没事,一辈子很快就过去了,来,吃个串。”关知了说着拿起一根羊肉串放在俞嗨嗨面前的碟子上。

“我要不饿死算了,反正离开学还有几天,努努力,应该能达成目标。”

“别呀,你看看这根羊肉串,它上刀山下火海就是为了来到你面前,你却连看也不看一眼,小羊要是在天有灵知道了该多伤心啊。”

俞嗨嗨长叹一声,拿起羊肉串看了看,又放下,随后一头磕在了桌上,“我宁愿上刀山下火海的是我。”

陈执买完单回来,指了指在位置上缩成一团的俞嗨嗨,用口型问道:“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比上次踹完周沅还要严重。”

提到周沅,关知了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她温柔的摸了摸俞嗨嗨的头顶。

“你知道周沅脖子扭了之后,他们家医生建议他戴护颈,说要两个月之后才能取下,前两天不是到时间了嘛,他就拿掉了护颈,结果脖子和脸的色差大的像把他的头砍了放在白人脖子上似的。”

“然后他觉得这样不行啊,会有损他在同学心目中英俊的风姿,他就在自己家别墅的院子里摆了张躺椅晒日光浴,脸上还戴着脸基尼哈哈哈哈哈……”

关知了用膝盖碰了碰旁边听的一脸漠然的陈执。

“哈哈真好笑哈哈。”

“我笑不出来,”俞嗨嗨满脸都写着欲哭无泪,“他家有私人医生,还有带院子的别墅,我什么都没有我还被渣男骗了!”

“严格来说,他也不能算渣男,只是你自己误解了他的意思。”陈执抽了张餐巾纸给俞嗨嗨擦拭唇边被抹开的口红。

关知了觉得自己膝盖都碰的淤青了,她冲着陈执咬牙切齿道:“哪有你这样净说大实话的朋友?”

说完又换了一副温柔宠溺的面孔对俞嗨嗨说:“别听他瞎说,那个张什么鹤就是渣男,比周沅还要渣一百倍的超级渣男。”

“喂,八班的,又在背后编排我什么呢?”

后桌一个留着板寸的男生拖着自己的塑料凳挤进了陈执和关知了中间坐下,俞嗨嗨一见是自己债主立刻趴回桌上装死。

“没编排什么。”关知了嘴硬道。

“还装,装个鬼,我在后面全听见了。”他说着用食指和无名指捞起关知了的手机,像转一支笔一样简单随意的转了半圈,把手机稳稳当当的转进了手掌里。

点开相册找到那张他躺在自家院子里晒太阳的照片后,他把手机“啪”一声摔在了桌上。

“删了。”

关知了自知自己存人糗照不占理,麻溜的点了删除。

“你来干什么?”陈执挪开凳子坐远了一些。

周沅痞气十足的笑笑,搬着凳子狗皮膏药似的黏上了陈执,“来吃烧烤呗,不然还能来干嘛?”

还能来找前男友的麻烦,陈执揉了揉自己直突突的太阳穴。

“怎么,嫌挤啊,那要不咱俩找个空旷的地方聊聊?”

周沅喝了点酒,说话时不停往陈执脖子上吐热气,并且手臂一直圈在陈执背后,像老母鸡护崽似的。

陈执怕他再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不好收场,便起身往外走去,周沅也摇摇晃晃的跟在他后面。

两人的背影被人群淹没之后,关知了给自己抓了一把花生米压压惊。

“他们走了,别藏了,起来吧。”

俞嗨嗨像小兔子出洞似的悄悄抬头张望了一圈,嘀咕道:“这周沅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好已经跟他断干净了吗,还死皮赖脸的来找陈执。”

“不知道,但是感情这种事,我们说了又不算数。”

关知了觉得光吃花生米太无聊了,就想学电视里的人物把花生米扔上半空后用嘴去接住,但是奈何技术很垃圾,扔出的花生米像长了眼睛一样砸向了俞嗨嗨。

“我……”

俞嗨嗨后面半句脏话没来得及说出口,花生米被人轻飘飘的一掌挥开了,“咻”一声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后“咚”一声落进了桌上的可乐瓶里。

她仰头,看见一条瘦削流畅的下颌线。

张鹤予迈开长腿,站到了俞嗨嗨身侧,他受伤的嘴唇还微微肿着,破了皮的那处鲜红欲滴,时刻提醒着俞嗨嗨刚刚对他做过一件怎样疯狂的事。

“有时间的话,我想和你聊一聊。”他说。

关知了想不明白大家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都要聊一聊,怎么没人来找她聊一聊?

俞嗨嗨收回黏在张鹤予脸上的视线,抓起面前的一杯饮料猛灌了几口,放话道:“我是不可能向你道歉的。”

“我知道,比赛时是我不对,我做了一些让你误会的事,我在这儿先跟你道歉,对不起。”张鹤予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但我要跟你聊的和比赛无关。”

俞嗨嗨皱眉望向他。

“和我去人少的地方边走边聊吧,这里不方便说话。”他说完站了起来,一副“我会等你到答应我为止”的表情。

“得,你们都去散步吧,去聊天吧,让我一个人孤独终老吧。”关知了捧起一碟子花生米,狠狠的吃了起来。

俞嗨嗨真担心她把盘子也一起吃了。

https://www.xianxiaba.com/muyingyuer/31844434.html

本站所有信息均由爬虫抓取,用于机器学习,如有发现包括但不限于“违法、违规信息、侵权信息”,请联系站长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