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程人石“局”往事

石“局”,大名石炜,官号石“局”。当然,这个官号不是自封的,是关系比较好、脾气能合得来的同事给起的。你也叫,他也叫,慢慢就叫开了。石“局”,就成了石炜的官号。新来的学生,也跟着叫石“局”。石“局”的官号盖过了石炜的大名。

我跟石“局”的相识,是从2020年底霍尔果斯口岸站站改开始的。

那时正处于霍尔果斯口岸站站改最紧张、急需技术人员的时候。天气极端寒冷,到处都是冰天雪地。在零下20多度的环境下,我们是一边疫情防控,一边搞施工。石“局”作为技术人员,正好从别的项目来支援霍尔果斯口岸站站改。我第一次见到石“局”,是在霍尔果斯口岸站宽轨场。当时,石“局”穿着严严实实的医用防护服,戴着防护目镜。他是近视眼,两副眼镜片重叠在一起,眼镜片上的湿气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不时摘下眼镜用手擦擦。这时,我才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他正与几名技术人员做信号机单独送电试验。我不好意思打扰他们,看了看就走开了,石“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铁路工程人石“局”往事

霍尔果斯口岸站边检场,石炜工作过的地方

第二次见石“局”,是在朔黄线自闭项目。我在室外工作,石“局”负责室内工作,我们俩工作很少有交集,见面机会少。即使见了里面,也就寒暄几句。在黄骅港站施工时,因疫情防控管理要求,石“局”的室内组隔离在黄骅港站区,吃住在站区,我跟石“局”少了再见面的机会。

铁路工程人石“局”往事

石炜高中时期照

第三次与石“局”见面,是在今年7月初,我们俩都分配在同一个项目部,就是合川项目部。

在办公室,我们两的办公桌相邻。工作闲暇,时不时聊几句。我在安质部,他在工程部,两个部门之间需要配合的工作很多。通过工作中的接触,我对石“局”有了更多的了解。

石“局”这个人,具有典型的西北人的特点,性格豪爽,热情大方,办事不拖泥带水。同事有需要帮忙,他也乐于助人,不讲条件。有的事他做不了,就找他同学求助。有的工作,不属他管,只要安排给他,他都能很好完成。工作上能独当一面,几乎无可挑剔。

这段时间项目上人少,有的急需办的事没人做,他二话不说主动承担起来。有不懂或不清楚的,向别的项目的老师傅请教。工程部门事多人少,尤其是开工前的准备工作,比如施工调查报告、图纸会审、材料计划编制、施工组织设计、安全技术交底、各层级方案会审、与电务技术协议签订、与设计部门对接、与厂家技术部门沟通、开工手续办理等等,大量的工作都需要他去做。这些事需要认真仔细才能完成好,千万不能出错,石“局”都做到了。

石“局”石炜,2020年8月毕业于兰州交通大学轨道交通信号与控制专业。到单位工作只有两年,他的技术管理水平远超与他同批来的学生。我有时候问他,你工作这么努力,也不考虑个人的大事?他只说不急,把这个项目干好再说。我相信,有眼光的女孩子或许早已瞄上他了,随时准备下手。

铁路工程人石“局”往事

石炜毕业照

我祝愿石“局”工作、爱情双丰收。看好石“局”的女孩子早早行动起来,有个白马王子正等着你。

祝石“局”好运!

https://www.xianxiaba.com/lishijiemi/31856504.html

本站所有信息均由爬虫抓取,用于机器学习,如有发现包括但不限于“违法、违规信息、侵权信息”,请联系站长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