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邦财险求变:掌门人更换,4亿增资再推,能否“扭转乾坤”?

都邦财险求变:掌门人更换,4亿增资再推,能否“扭转乾坤”?

从申请3年偿付能力监管规则(II)过渡期,到向股东申请增资来缓解偿付能力压力,再到增资计划未达预期,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都邦财险在偿付能力“求生”路上,走得并不是很顺畅。

然而,就在增资计划尚未落地时,都邦财险开启了一轮人事调整。

近日,都邦财险披露了新一届董事会名单,『A智慧保』发现,公司董事长郑国如并不在这份名单中,而且董事成员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目前排在第一位的是齐贵祥,其8月份之前还在安华农险担任党委书记。

这样的人事变动,于都邦财险而言意味着什么?董事会换届后,谁将成为都邦财险新一任董事长?当下诸多的不确定因素,或将成为都邦财险寻求改变的重要关口。

都邦财险求变:掌门人更换,4亿增资再推,能否“扭转乾坤”?

据悉,5月17日,都邦财险召开了2022年特别股东大会,选举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从董事会成员名单看,有不少变化。具体而言:

经2022年特别股东大会的选举,王艺霏、叶桂峰、王宝成、齐贵祥、孙大鹏、孙凯、李钢、吴庆斌为都邦财险第四届董事会董事;刘梓烨、纪敏、李军国、张晓瑞、郝庆升为第四届董事会独立董事。

这样一份名单中,少了都邦财险董事长郑国如的名字,而且,在当前都邦财险的官网上,也已撤掉董事长郑国如的信息,并更新了董事会名单。这样的改变,意味着都邦财险即将迎来董事长的变更。

公开资料显示,郑国如,1962年8月出生,今年60岁,已到退休年龄。在郑国如的职业生涯中,其大部分在银行体系工作,历任工商银行吉林省分行办公室秘书;长春市三马路城市信用社主任;长春市商业银行三马路支行行长;吉林银行大经路支行、人民广场支行行长;吉林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

2012年,郑国如加入都邦财险,在都邦财险2012年的股东大会上被选为董事。2016年1月,郑国如正式当选为都邦财险董事长。

而今,随着2022年股东大会召开,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履职,下一步都邦财险将迎来第四任董事长。就目前来看,排在董事会第一位的是齐贵祥,今年8月初刚获得监管批准成为都邦财险的董事,在此之前,他曾是安华农险的党委书记。

再来看齐贵祥的背景,资料显示,1965年出生,今年57岁,1987年7月至2017年9月任长春市财政局农业处、预算处科员、主任科员、处长、党支部书记;2017年9月至2020年11月任长春市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支部书记;2020年11月至2022年8月任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2019年8月至2021年4月任吉林银行董事等。

除齐贵祥之外,孙大鹏、孙凯、李钢三人也是新加入的董事,而王丽影、刘硕两人则不在新的董事会名单中。

另需注意的是,8月15日,吉林省人民政府网站还发布了一则人事任命通知称,建议刘红为该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主任人选。另据今年5月,吉林省管干部任职前公示公告显示,刘红现任都邦财险党委书记,拟任省管企业正职。

都邦财险求变:掌门人更换,4亿增资再推,能否“扭转乾坤”?

董事会换届的背后是股东的推动。都邦财险目前有14家股东,持股超过5%的则有7家。在此之前,都邦财险为应对偿付能力压力,曾向股东申请进行4亿元的增资。

5月31日,都邦财险曾发布信息披露公告显示,今年5月17日公司召开2022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增资扩股的议案》。依据增资计划,都邦财险各增资股东将以货币方式向公司投入资金4亿元,增资扩股后,都邦财险注册资本将由27亿元增加至31亿元。

不过,这份增资扩股并没有被全部认购。从都邦财险披露的信息看,只有9家公司参与认购,而中泰信托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市全安综合市场有限公司、北京九合常青贸易有限公司、吉林市新悦投资有限公司、吉林市中豪群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等五家公司未参与增资。

对于这一情况,曾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上述股东可能是对都邦财险未来盈利状况抱有不太乐观的预期所致。而关于都邦财险的业绩情况,『A智慧保』曾进行过分析:

2022年4月27日

都邦困境:改善偿付能力获3年过渡期,努力增资坚守生命线

正是这样的“缺位”,令都邦财险的4亿元增资计划未能很快顺利落地。目前尚有1.1601亿股的认购额度未被股东认购,未认领额度占4亿元增资的近三成。

都邦财险似乎预料到这样的结果,该公司表示,“股东按股权比例增资,如果实际认购没有达到测算的认购额度,其他有意愿认购的股东进行下一轮的同比例增资,直至所有额度认购完毕”。

都邦财险求变:掌门人更换,4亿增资再推,能否“扭转乾坤”?

如前文所言,今年一季度,都邦财险向银保监会申请了“偿二代(II)”工程3年过渡期,为的是能缓解公司在“偿二代”二期实施下面临的压力,并有足够的时间来开展增资“补血”,以保证业务的正常发展。

数据显示,2022年二季度,都邦财险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8%,较上季度上升了16个百分点。虽然从偿付能力充足率看,尚属“合格”,但从风险评级看,都邦财险却从2021年四季度的B类降至2022年一季度的D类。综合来看,都邦财险偿付能力依旧“告急”。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如何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的问题,7月29日,都邦财险在披露的2022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透露,公司在改善经营状况的同时,积极推动资本金补充计划,近期将通过增资的方式增加资本金,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将有较大幅度提升。

对于推进增资的进展,都邦财险在报告中指出,目前公司已积极向各股东单位申请,并经董事会批准,近期将向公司同比例增资 4亿元,缓解公司偿付能力压力,达到短期内快速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的目的,保证公司健康稳定发展。

除了报告披露的信息,透露出4亿增资有“眉目”外,从都邦财险董事数量由原来的7位变8位来看,又给这场增资增添了一丝希望。

都邦财险求变:掌门人更换,4亿增资再推,能否“扭转乾坤”?

不过,从保险公司长期的发展角度来看,增资“补血”只是实现资本充足、满足发展最直接的方式,要实现可持续经营、提升核心竞争力,还需增强“造血”能力。

对于都邦财险这家成立17年,省级国有控股公司而言,承担着助力当地政府发展金融保险的使命。但从当下都邦财险的经营表现上看,并不尽如人意。

尤其是近年来,都邦财险的保险业务收入出现下行。数据显示,2017年,该公司保险业务收入为42.12亿元,但2018年则收缩至38.47亿元。另根据其2021年四个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统计,当年都邦财险保险业务收入为35.53亿元,较2020年的37.85亿元又下降超过2亿元。

从业务结构看,都邦财险对车险的依赖度不小。2018-2021年,都邦财险车险保费收入分别为32.25亿元、31.98亿元、30.49亿元、26.7亿元,而车险在整个业务中的占比一直保持在75%以上。

众所周知,随着车险综改的持续推进,中小险企的日子并不好过。于是,很多险企走上了转型的道路。虽然都邦财险也探索发展非车险业务,但这一改变尚需要时间。

不过,对于未来都邦财险的发展方向,公司管理层也感受到了压力,试图尽快扭转。在都邦财险2022年上半年业务经营分析会上,都邦财险总裁纪律就该公司当前的发展情况进行了分析。

他指出,在机构方面,KPI考核排列靠前的机构对公司经营作出了较大贡献;在产品方面,车险两率和实现较大幅度下降,但下半年仍存在保费和成本双重压力;意健险今年遇到了较大困难,目前仍处于负增长态势。下一步排名靠后的机构要高度重视,及早发现问题,努力弥补短板。同时,要梳理数据找问题,分析问题找办法,经营结果挂考核;财务找条线,产品找机构,总体找班子。

“目前,在各项成本中,部分机构人力成本仍然超标,解决这一问题,是摆在机构一把手面前最重要的课题,各机构要将预算指标进行分解落实,全链条紧缩、各阶层压缩,确保刚性预算不突破。”纪律进一步指出。

或许,随着都邦财险4亿增资计划,以及一系列人事调整的落定,公司有望开启新的发展局面。

https://www.xianxiaba.com/caijinghongguan/29600604.html

本站所有信息均由爬虫抓取,用于机器学习,如有发现包括但不限于“违法、违规信息、侵权信息”,请联系站长删除处理。